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129] [6月命题]喂养
谭湘源 2014-06-30 23:37

我没养过孩子,但很喜欢跟孩子玩,原因之一,是觉得每个孩子都是一个暂时没长大的灵魂,可以跟他们交流一些没长大的话题。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也很喜欢跟我一起玩,大概是因为我也压根不像个大人。仔细想想,长幼无序,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但有的时候,情景也会急转直下。小孩子不太懂事,有时会举动过激,而我则特别奇怪,碰到这样的情况,似乎很容易跟小孩子动真格,完全不考虑人家才来到世上几年。跟小孩子闹闹别扭也就够意思了,曾有一次,我甚至激动得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哎呀,后来想了几回,才总结出来,原来我是喜欢这样的小伙伴,既能够像小孩子一样地玩耍,又能够各自对自己负责,像大人一样地喂养自己。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不太喜欢养宠物。好些年前,我去罗兰新开的荒岛书店,店里养了几只猫,又萌又懒,跟人还混得很熟,碰到逗弄时比较配合,从不反抗。我和李卓都不太喜欢这样的宠物,觉得它们算不上完整的动物。李卓来北京时,收养了一只从外头捡来的猫,这只猫在野猫群里混过,保留了不少孤僻的野性。我曾寄住在李卓屋檐下数月,作为宅男,我承担了一部分喂养宅猫的工作,也一度想要戏弄和制止它的野蛮行为,但都被无情的爪子扫了回来。

某一天中午,外面有一群野猫在嬉戏,发出闹心的尖叫,它立刻蹿上了厨房的案板,叫得比外头还要响。我跑去将它赶下,片刻它又跳回。如此反复再三,最后一次,它对着我伸出去的爪子一阵低吼。我盯着它的眼睛,一人一猫对峙了几秒钟后,最后我默默地退回。我有些怀念这只猫了,去年它过世的时候,我还默默地面朝回龙观方向,祝这只保有独特猫格的动物一路走好。

人不能过于依赖别人,即使处于被喂养的状态,也要保持自己的人格——这种信念,似乎是我从娘胎里带来的。在类似以上的这些情节中,反复与它碰面,我已然洞察到,它必然带有某种病态的因素,让我幻想不仅是人,甚至是动物们,都应当背负起这种觉悟。至今,我还记得十年前,写过的一段关于蟑螂的随记:

在我的印象中,蟑螂是一种让女友见了就尖叫然后恨不能将其粉身碎骨的昆虫。我一直幻想有一只蟑螂,经过变动不居的搬迁,历经女子们高分贝的尖叫后,意识到那是自己出生就注定的命运,他打着旗子决定离开人类生活的地方,开创有尊严的生活,某个黄昏,他的背影在夕阳中拖下长长的影子。 2004/07/29▲

回头仔细审视这些文字,终于有一点蛛丝马迹现身其中:原来自己竟是这样一个仇视“被喂养”的人。也许在我的字典中,所有的“喂养”都隐藏着某种不安。每个人都有病,大概我的病有一部分就在这儿。为什么灵魂要从无法自保的婴儿期开始入世,然后在否定和肯定的密集转换中渡过青春期。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某些游戏设定的情节那样,一上来就有99级的功力,无需打怪升级,只要创造生活即可?这必定是上帝所设的迷局之一。

阅读评论(10)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116] [6月命题]喂养
冰河 2014-07-08 02:29

李星瀚同学已经5岁半了。挺久没见到他,一见面他就和我说,爸爸我要吃虾,白胡子老爷爷的那个。
好吧,我知道他说的是肯德基。

话说李星瀚同学来到这个人世间,除了是哇哇大哭之外,第一口尝到的味道是苦,他妈妈家那里的风俗,小孩生下来第一天,就喂几勺黄连水,号称清热解毒去火,对小孩身体极有好处。这黄连水必须在没吃过别的东西之前喂,否则吃过别的就不吃苦了。想想也是,刚生下来,哪里有什么“苦”的概念,还不是喂什么吃什么。于是我儿子就这么悲催的一落地就开始吃苦了,还是世间最苦的黄连。

每次我想起这件事,就觉得李星瀚同学特别悲惨,妈蛋我现在都没尝过什么是黄连呢,他一出生就尝了。所以他和我要什么吃的时候,我就特别心软。他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自从一岁多就开始天天要我带着出门参观超市。

“爸爸这是啥?”
“哦,棒棒糖。”

李星瀚新物品[棒棒糖]入手,经验+10,体力+10。
“爸爸这又是啥?”
“山楂片”。
李星瀚新物品[山楂片]入手,经验+20,体力+20。
李星瀚同学升级了!
李星瀚同学打倒了日常任务的BOSS冰河,骑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星瀚同学获得了荣誉称号:小吃货。

不过身为英明神武的父亲大人,我觉得,李星瀚同学不能爸爸给啥他就吃啥,否则万一再被黄连这样的东西坑了岂不很惨。须知当年他刚会爬,闻着香味蹭过来,就被可恶的爸爸用康师傅酸辣牛肉面给坑了一下,辣的直挠头。所以后来每当他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的时候,屁股下面的父亲大人就会动用人肉百科,尽力告诉他这是啥,让他自己选。
“这个是牛肉干,很硬,很香,很好吃,你看爸爸的大门牙,就是被这个磨平了”。
“这个是酸奶,好冰,摸摸,要不要?”
“这个是可乐,冒泡泡,小孩不能喝,喝了长不高”(喝可乐容易流失钙,我这个倒不是忽悠小孩)

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李星瀚同学就养成了先了解,再自己选的好习惯,从来不别人给啥就吃啥。而且他现在已经会用百度搜索结合手写输入法,自己搜物品名称了解真实情况了,6月份就挫败了父亲大人试图把哈密瓜和西瓜混淆的意图,成功的选了一个哈密瓜回家。嗯,真不愧是新疆人的后代。而且他不贪,通常各种吃的,最多选两样回家,决不什么都要。

我觉得,如果李星瀚同学的这个好习惯保持下去,他将来怕是很难骗了,他有自己的好奇心和主见,会自己判断该怎么做,怎么承担后果。至少不会像他爸爸那样,直到大学毕业才开始把脑袋里的屎往外倒。

我们家的孩子不会喂养,他需要自己探索和学习,因为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阅读评论(2)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