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32] [10月命题]十年日晷
冰河 2008-10-19 05:05

“我们的青春还在,只是时日无多”。面对南开大学中一个个有些忐忑却充满青春ENERGY的身影,我这样对自己说。另外两人未必听到,也未必同意我的观点。

“青春就是不妥协”,我一直这样以为,并至今坚持,只是如今我不知能坚持多久。反正罗老师,已经开始不得不坐到他原本厌恶的一坨一坨的官员中去,引来旁观学生的一片欢呼,“你终究不过如此”。谭老看上去是最坚定的一个,但是我相信他面对日益老去的父母时,是否也曾有片刻的动摇。不妥协让他的父母至今忧心,却无能为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BREAKPOINT,我不知道自己的在哪里。

其实我所知,亦不为我所知。

面对后辈的提问,我告诉他们我的人生经验,专业要求,一套一套。

我告诉他们这条路,或者那条路上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可以拥有哪些选择。

当我回到家里,想起自己的那些夸夸其谈的时候,我冷汗直流。

其实怎么做,我自己也不知道。

竞争只追求结果,不追究过程。人生却是要细研过程,无虑后果(都是死路一条,怎么折腾都没用)。两者交织在一起,十年后明白了因,却没找到果。

我一如十年前的那个夜里一样,面对着叔本华和存在与虚无,开始战栗、羞愧、畏缩。

我并不比那些后辈高明多少,无论是十年前的我,还是十年后的我,依旧是那个在厕所中听着河南口音与广东口音对话,兴奋却又悲伤异常的孩子。

罗老师,他现在真正是老师了,像个老母鸡了。

冰河,他现在也勉强算是个记者了,只是已经写不动了。

谭老,他现在也的确有些老了,但却仿佛又没有变化。

十年之前,这3个人并不相识,分别从四川、新疆、湖南来到了北京,开始学习用成年人的眼光看这个世界。当然冰河早来了两年,但这并不妨碍他快乐的荒废了2年,直到一次厕所中的闻道之后,不再荒废(其实他现在依旧挺废的)。

十年之后,日晷经历3600多个周而复始,面目冷然,原先直挺挺的那根刺头,已经仿佛有些下垂。原本不认识的3个人却已经成为知交好友,在相隔不远的地方各自讨生活,都虚伪的昂着头。

阅读评论(4)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