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36] [1月命题] 这个冬天
冰河 2009-02-01 06:33




这个冬天,也许它很平常。

我一向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冷,不会有夏天热到让人心烦意乱的温度。正如吴宇森的诸葛亮会将手中的羽毛扇解释为“需要保持冷静”,我的这个职业也要求自己多数时间保持冷静,所以,冷一点也好。而且冬天会下雪,空气会湿润洁净一些,对于干燥多尘的北京来说,的确是舒服很多。

可惜,今年冬天北京至今没有下雪。温度上并不真正的冷,但感觉上,却让每个人都感觉到要远远冷于往年。

从德国回来之后,我就进入了一段低迷期。除了我希望看到的精彩场面没有在德国出现,让人失望之外,回国之后,一直没有遇到让人兴奋的选题。从美国传来的金融危机把整个行业和社会都打的垂头丧气,IT行业虽然没有南方的加工制造业那么惨,但也悄悄裁了一些人。虽然大多数企业都声称要尽力与员工共度难关,不过这个难关的代价是我所认识的朋友里,鲜有在年末拿到年终奖金的。即使某些逆势拿到了风投,号称要顶风上市的企业,也毫不留情的板起脸。这几千上万的钱虽然不多,但却也是员工一年辛劳的慰藉,没有这笔钱,好几个朋友都是叹着气上的火车。

我这几个月咬着牙做了一些回顾性的专题,然后连续出差,最终病倒在青岛,回来交了稿子之后,发烧3天。迷迷糊糊中收到短信,我们也没年终奖金。

叹了一口气,大家都那么惨,独善其身也不够意思,大家一起勒紧裤腰带过年吧。

因为高烧的缘故,博票的精力未免不够,最终没能买到去南方的火车票。老婆只好带着肚子里的宝宝在南方过年,不过那是她娘家,倒不需担心她过不好。父母随弟弟回湖南外婆家探望80高龄的外婆,于是大学毕业后,我终于又独自过了一次年。也好,清净。这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独自过年了。

其实从入冬以来,我就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办。30岁是一个人的人生路口,这个路口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要遇到。有句话说:30岁之前,一个人没有愤怒是不正常的;30岁之后,一个人如果依旧只有愤怒也是不正常的。这说明人总要摆脱感性回归理性,寻找现实问题的有效解决之道。当然,这种理性如果过了头,就是无原则的妥协了。如何把握好分寸,其实是真正的难题。

其实剥离开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们这个行业也正在面临步履维艰的境地。中国的IT行业一直是模仿居多,创新很少。偏偏还很喜欢什么事情都吹的天花乱坠,这使得做平实深入的报道尤为艰难。如果从人入手,探寻人在这个行业中的沉浮,这倒是个好角度,而且很多媒体也的确是这么做了。但是这种做法实在需要太大的精力投入,我一个人顶不住。最终,流于表面的报道占据了多数,最多也只能深入到某一层次,再往下,我看得见,却够不着了。另一方面,媒体这个行业在商业和道德的夹缝中左右摇摆,里外不是人。一方面是记者群体受贿的新闻,另一面是记者频频遭被报道方抓捕的报道。我自认为能把握住行业和政策的底线,但如今看来,只能说IT行业的水太深,我压根没趟到那一步。例如刘韧的事情,我只能摇摇头。

一个人也好,我可以安静的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例如睡觉,睡到自然醒,不用管天光;例如看书,看到天蒙蒙亮,不用操心谁来吼我睡。

这些天,看的最开心的就是从谭老那里借来的《茨威格小说选》,我再一次感受到文字中所蕴含的能量,让我激动、叹息、点上一根烟,然后热泪盈眶。

我第一次看茨威格的文字,却是在高中一次测试的试卷上。内容是《世界上最朴素的坟墓》,是茨威格记述他参观托尔斯泰坟墓的经过。干净朴素的文字,却让每一个人感受到了面对伟人智者内心蕴含的敬意。后来再读他的小说,却是大学,《象棋的故事》,看了之后才知,原来这个故事小的时候在《连环画报》上早已读过,不过那时看的是科勒汇支风格的版画,文字非常简单,远远不能与阅读原著所受到的冲击相比。当然,对一个孩子来说,那个时候能有连环画的启蒙,已经是非常幸福了。至少我读书时能有一个对比,画面感是我喜欢的东西。这次又读了一篇让我心存温暖的小说《偿还旧债》,很是幸福。

不过我还是喜欢《象棋的故事》,这篇茨威格的最后一篇小说,蕴含了一个人面对强权、诱惑、孤寂、绝望时所做出的保持尊严的挣扎。无论成败,他都值得尊敬。每次我读到这篇文字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阿城的《棋王》,我同样在电脑上读了好几遍这篇文字。两篇小说都让我内心激荡,抽烟不已。这种人在特别极端环境下表现出的尊严和勇气,对于生活在和平时代的我们来说,显得尤其的珍贵和有意义。人在孤独和艰难的时候,能有一个能寄托自己梦想的东西,是多么的幸福和可贵啊。

我曾经在写视频网站的时候看过一个视频,是英国一个选秀节目,一个普通的手机店员,穿着土气,表情木讷,可是当《今夜无人入睡》的音乐响起,他开口唱歌的时候,他仿佛就成了国王,全场都被他所震慑。的确,在那个领域里,他就是王,因为他在那个领域中投入了太多,加上他的天分,他是无以伦比的。在看视频的那一刻,我想起了王一生,想起了他在黑屋中以一当十,把灵魂都燃烧进棋盘的那一幕。

为了自己梦想忍受孤独的人,终有闪亮的一刻。哪怕只是瞬间,也能照亮永恒。

我没有那么伟大,但我也想坚持,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沉浸在这些记录普通人梦想的东西里,回味自己的梦想。

我还能继续坚持做一个真正的记者么?也许,我需要换个环境,看看能不能坚持到自己闪亮的时候了。

其实不闪亮,也没什么。坚持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安宁,真的若是闪亮了,恐怕就不得安宁了。

这个冬天,我选择继续。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

我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