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5] [1月命题]2007,我的几个关键字
罗兰 2008-01-05 16:48

年纪越大,生活就过得越来越简单了。不断地舍弃,消磨,从而可以把精力放在专一的方向上,或许能有所精进,或许是变得索然无味,但这也无从判断。无论如何,生活是越来越简单了。闭上眼睛,就知道过去一年都干了什么。
  年初在苏州,金鸡湖边遇到几个日本人,教他们说中国话,费劲,但最后还算成功。几个东洋鬼子到最后都能用勉勉强强磕巴几句了。“你好……能少点吗……有发票吗……”
  后来就是另外一个叫科里的印度阿三,他要到韩国去找工作,却也跑到我这里来学中国话,没办法,是阿朱介绍过来的,只好勉强应付了三个月。科里走的时候,和中国妓女交流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最后来的是一个美国人,大胡子,却取了小名叫火儿。我很喜欢他,教了他一些地道的天津话。结果他现在成天上街都“嘛”呀“嘛”的,害得北京妞一般都不喜欢他这口土腔。
  我不知道教外国人说中国话能总结成什么关键字,总之就是这些事情,大概有“文化交流”的意思。另外一些事情则要好总结得多,主要是与阿朱与阿红有关。
  阿朱觉得我这个人不错,很适合在养老院给大家洗脑壳,就怂恿我联系洗脑壳的技术。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社会上也不是个料,还不如在养老院给人洗脑壳。于是,2007年是我三年苦练最终出师的一年,虽说不是炉火纯青,但至少可以洗得很干净了。阿朱的朋友们到我这儿都被洗得屁颠屁颠的,爽死了。
  阿红这一年是遭罪的一年。年初的时候我就在帮她搬家,年末的时候我也在帮她搬家,前后加在一起搬了三、四个城市,七、八个地方。搬家也不是阿红自己的意思,主要是阿红她们翠妞帮帮里的意思。帮里需要年轻人到处跑跑,见见市面。于是,我这个随军家属也只好跟着上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搬家的路上了。到最后我可以打包票的说,翠妞帮花的钱根本就没有让阿红长见识,主要让我这个随军家属长见识了,当然了,主要是增进了搬家方面的知识储备。
  文化交流、洗脑壳、搬家,这就是我的二零零七。展望二零零八,文化交流与洗脑壳的事,可能还得接着干。搬家的事情,我得让阿红跟她们翠妞帮里的瓢把子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在天津歇一阵。我实在是累了,文化交流与洗脑壳也不是好干的事情,让我喘口气吧。

阅读评论(11)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10] [1月命题]2007:我的几个关键字
冰河 2008-01-07 12:34

2007年已经过去了,媒体上充斥着各种回顾的帖子,我也不能免俗,在杂志上做了一个IT行业的回顾文章。其实值得回顾的东西有很多,不过能拿到台面上的东西在各种因素过滤之下,就显得很少了。例如《新京报》评选的年度汉字,这个命题在网络上一致被推选为“涨”,但是到了纸面上,就变成了“好”、“美”等洋溢着热情和谐的字样。显然“涨”这个字容易让人不高兴,虽然股市涨对GDP是个好事,不过大家都知道,涨的不仅仅是股市,还有更多其他的东西,比如离婚率也涨了,这很不和谐,很不和谐,所以最终过于暧昧的字都被毙掉了。
2007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挺有意义的一年,虽然它不象过往那般快乐,显得更加的动荡和难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还是挺留恋它的。我相信它不是我的人生十字路口,正如我在某本书上看到的那样说:青春是臣服的最后一站。我还没有臣服于我所痛恨的那一切,所以,我依旧青春。我想这是对我2007年最好的一个关键字总结。
1.结婚
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结婚对于生活状态的改变是巨大的,需要担负更多的责任,放弃更多的爱好,操心更多的琐事。至少我在结婚之前曾经有一个月的时间反复思量考虑,到底要不要结婚,以保持我单身汉自由无忌的心态。不过后来感觉心态的维护更多的还是在自己,而且基本已经和女友绑定,伸头也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迟早是要死的。于是抱着必死的心态给女友买了戒指。结婚的时候也是喜洋洋,看着女友满足的样子,也是挺开心的。不过婚后感觉实际生活并没有想象中改变的那么大。因为婚前已经承受了足够的压力,婚后多增加的这一点,反而显得没那么夸张。老婆也很体贴的照顾我的生活,于是情绪慢慢的安定下来。不过婚姻给我的一个教训是:在北京这样一个城市想维持一个基本像样的生活,压力倒是其次,关键是牵连的琐碎方面太广了,这使得人对婚姻的庞杂和无序有了一个初步的感性认识。我相信很多婚姻都是在这种无所不及的鸡毛蒜皮中解体的。可惜我才结婚半年,还没深刻体会到其中的压力。我也希望我不会走到那一步。
2.房子
这是个混蛋的关键字。它很剧烈的修改着人的心态。在我没有买房子之前,我是深切希望房子降价的,尽管目前看来这无疑是个烧糊涂了的想法。结婚的一盆凉水让我明白了:安得茅屋一小间,大庇两个草民皆欢颜是多重要的事情。于是我成了房奴,之后我就看着不停上涨的房价乐颠颠,每日算计着我的房子又增值了多少。虽然我不可能卖了它,不过看着名下的资产正不断上涨,还是很开心的。也算是苦中作乐。不得不提出的是,买一个房子需要操心的事情,绝对不是选个楼盘交个钱就了事的。之前对小区周边环境的考察,其后在装修上面的劳顿,都是TM要死人的。我想,一个房子和一个家的区别就在这里。仅仅是投资的话,绝对不用操这么多心,但是建设维护一个遮蔽风雨的家,花多少心力都值得。于是,老子也算是成家了。
3.写作
这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钱,2007年我大略估算了一下,大概写了有25万字,当然这是发表之后有稿费的。网上闲扯灌水不在其中。相对过去的写作,我自己感觉目前的文字更加接近生活的真相,这应该归功于思想的成长。而且对新闻制作和策划的想法也更有经验了。只可惜很多东西只是想法,没有机会实践。我想这应该是以后的积累。不过说实话,当越接近真相的时候,人反而变得越惶恐。因为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写作者在现实面前的软弱无力。是的,我看到了,我明白了,我表达了。但是那些触动我们,感动我们,激动我们,甚至让我们愤怒的东西,没有发生多大改变。就像2007年最著名的山西黑砖窑事件,貌似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可是谁也不清楚下一个爆发点在哪里。早上来上班,单位对面聚集着很多人,原来又是到了年底,农民工讨要自己的血汗钱。警察在边上紧张的维护秩序,疏导交通,一片黄色的安全帽在寒风中静静伫立。他们会有什么结果呢?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呢?除了在窗口偷偷拍几张照片,也不知道。我热爱这个国家,也希望她越来越美好,可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当民意无从表达的时候,极端的个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就开始盛行,我不知道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4.摄影
我一直很喜欢摄影,而且很讨厌那种器材决定一切的理论。我认为只要有想法有眼光,好的照片自然能出来。2007年初我在采访的时候拍了几张自认为很不错的照片,对象的表情神态很让人揪心。不过看了别人拍的之后,让我很郁闷,因为一个照片不仅仅是要构图和意识,细节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我的作品上细节一切模糊。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我在现场看到了那些细节。但对于通过照片认识现场的人来说,就未必了。特别是在年底,在美国采访的时候,现场使用D80拍照,第一次长时间使用单反,虽然开始手足无措,但后来才感受到器材精良的便利。可惜那不是我的机器,回来之后恋恋不舍的还了。暗下决心,等房子搞定了,第一时间攒钱买个好点的单反。对于一个习惯观察世界的记者来说,有个好器材,真TM是太重要了。
5.国旗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台湾网站上被宣称殴打台湾选手的那个中国大陆选手。其实是胡扯。我当时的身份是副领队和翻译,所作的只有和WCG组委会沟通抗议,并且和台湾人交涉。可能是我一直站在前面,台湾《联合报》的那个龟孙记者以为我是参加比赛的选手,妈的这是什么狗屁记者,一点职业素质都没有,不知道求证下我的身份么?我都知道调查一下它。不过西雅图的风波深刻的让我体会到站在国旗前面的责任。我可以在国内骂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但是一旦到了外面,需要维护国家的尊严的时候,不仅仅是我这个泼皮书生,那些中学没毕业,网吧混大的选手也一样义正词严。大家都明白,一个国家不强大,无论多有钱,多牛×,在外人面前都是纸老虎。而事件之后我们在美国街头牛哄哄走过的感觉,真是太爽了。果然正如祝老师所说“政府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府”。做牛二的滋味,真不错。
房子还没装修完,这几天正测试厨卫的地面防水,真TM是累死人了,周四去珠海出差,终于可以暂时偷懒三天。届时再写写“爱情”这个话题。

阅读评论(10)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