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60] [5月命题] 学习
谭湘源 2009-05-13 22:23

上周去报了一个声乐培训班,学习如何提高音量和音调。

  虽然这也算我一直以来的“夙愿”,但是30岁的大男人不好好搞事业搞生活,坐在这个城市的某间教室里学唱歌,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小小的别扭。不过好在课程真的不错,方让此心有所慰藉。

  因为不是“正规军”,所以教课的老师采用了很多比喻、模拟的手法,希望我们能在不多的时间内快速找到正确发音的感觉。而至于感觉到之后,是否就能达成较大的提高,我想可能还需要自己训练实践吧。但这种不同于殿堂中的教学方式,使得这件事变得有了一些哲学的意味:哲学就是直接追问本原不是。

  比我还年轻的老师,在解释人的音高时给我们打比方:最自然的发音是哭和笑,还有受到烫伤、或是钱包被人抢时所发出的声音;如今我们唱歌之所以已经发不出像阿宝那样超自然的声音,是因为从小到大一直在“学习”控制自己的音量、音调,不要出了礼貌的界线。所以如今最初始的寻找方法之一,便是模拟无准备地大喊,或是想办法让自己在忘记一些约束的前提下发声。

  我才将将上了一节课。对于此理论是否真是符合真实情况,仍在半信半疑中等待验证。不过在此之前,让我下决心的是去了一次他们的试听课。所试听的班级是一个有趣的组合,既有年轻人,也有好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甚至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课堂上唱歌基本选的都是稍微挑战个人极限的曲目,所以说实话,听起来的美感并不怎样,破音、跑调一应俱全。

  但我完完全全地被感动了,坐在后排激动难已。

  是那种无论是谁,都大声、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不顾一切唱歌的热情,让我仿佛突然间回到了年少的音乐课堂,和我的同学们,心无杂念地享受着音乐的表达,就算它很卓劣、就算它并不高尚雅致、就算它发自于叽叽呀呀乱响的脚风琴。但是它就是这样,直直地进入了内心。还有什么比唱歌,更像是上天直接赋予我们的艺术创造活动。所有的绘画、还有写作,从所需的学习过程来看,都只能居于艺术表达的第二阶梯。

  如果真如这位老师所说的那样,我非常期待能学到一些东西。不是学会桎梏,是学会回到当初。

阅读评论(9)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48] [5月命题] 学习
冰河 2009-05-18 00:09




关于学习,我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从小开始,父母为了不浪费我的天分,让我曾经往许多方向尝试学习过。可惜他们错估了我的天分,我这人说到底只是精力充沛,好奇心强而已,说到聪明却是未必比别人强多少。不过这些有用无用功除了让我在上学期间有闲暇去胡混之外,还是让我留下了很多有趣的回忆。例如我曾经说过的开车、影像、美术、乐器等等。总之最后没成什么气候,不过人倒是有趣了不少。至少一个人走路我不会闷,因为我懂得看风景。

现在想来,幼时各种各样的学习经历,对我最大的益处在于,我知道学习是永远没有尽头的。而且学的东西越多,懂的东西越少。“人力有时而穷,所以这个世界才需要天分”,这是初中时候我们语文老师告诉我们的。此人水平不好说高低,但是超喜欢古诗词和近代杂文,经常像私塾先生一般让我们背诵课文。客观造就了我现在对古文的喜好。

有点扯远了。回到学习。我是个好奇心非常旺盛的人,很多时候不是谁逼迫我学,而是自己想看个究竟。慢慢的发现一根筋的追索下去,真的是很有趣。不过这些有趣的东西,可能和能产生实利的东西无关。这很痛苦。比如我有一段时间疯狂喜欢研究地质,乱七八糟的石头捡了一大堆,走路都在分辨刚才踢的是火成岩还是沉积岩。但是无论是什么岩石,中考的时候都不会涉及。于是我参与地质小组的热情被班主任无情的扼杀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数学题,真是少年冰河之不能承受之郁闷。作为回报,那些数学题我做了不到十分之一,数学从此一塌糊涂。

那些曾经沉淀在脑海中的东西,如今很多都已经很模糊了。不过我还是很乐于在如今的生活中时常遇到一些老朋友。你知道,茴字的4种写法在某些场合忽然蹦出来,还是挺能满足一下人的虚荣心的。

不过老是回忆过去的如何如何,再谴责现在的操蛋操蛋,其实颇有些伪沧桑。我们还没到那个有足够回忆的年代呐。比如我现在,虽然也回忆过去丰富的学习经历,但是如今我所面临的学习,依旧不少啊!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我学习做父母。

我想我们都有这么一天,会开始学习承担,学习分享,学习爱护,学习牺牲,这是父母之道,不过需要从细节一点点学起。很麻烦,真的。我现在从压根不会换尿布的菜鸟,已经成了可以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换尿布的熟练工了。其间还能在儿子脸上亲一下。我喜欢的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的母亲临死之前说: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做好一个母亲,但我只能学着做。这在我做父亲之初,给了我莫大的勇气。坦白说,看着一个小肉团躺在那里,却手足无措的感觉,很挫折。那真是一个你未知的领域,需要不断去摸索和学习。

我曾经在谈论《地球来的男人》电影时浅谈过时间和永恒。放在这里可以说,人的年纪会变,这是时间的体验,但是好奇心和趣味不会变,这便是永恒了。二者结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有趣的人生。至于所谓学习,直到你咽气的那一天,这个过程都不会停止。学着生,学着死,学着看到,学着忘记。我们一直在学习,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悄悄欺骗自己。

所以我不认为我们已经老到可以回顾过去,去缅怀曾经的青春和沧桑了。心其实都没怎么变,只是翅膀被越来越多的欲望束缚了而已。所以我上次去天津的时候,坐在606里,感觉那叫一个舒畅。这里没有那么多东西,就是“学问”二字。有人学,有人问,然后慢慢有了学问。看着书桌上的书,墙上白板的字,脚下的小猫,水缸里的金鱼,我觉得,这真是个快乐的地方。我瘫倒在那个并不舒服的椅子上,翻阅着罗老师的天书,觉得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不需要回到当初,只是需要片刻的歇息而已。

阅读评论(5)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