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106] [12月命题]关于女人
谭湘源 2010-12-22 02:11

隔壁一定要说自己不懂女人,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说不懂,只睁着一双眼睛去欣赏,就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可实际我谈恋爱的次数已经超过自己可承受的病态了,对于女人,我似已久病成医。她们希望你干干净净举止得当,既希望你是耳朵也希望你是肩膀,既想你是孩子也想你是父亲,必要的时候,你还要能让她领略到源自于生活的有趣、发韧于生命的力量,在一个整体宽厚的暗光背景中有效制造些许亮色以实现有点有面的全方位包围这还不够,有些女人还想求一个缘份的证明,这点似乎无法控制,但是如果努力让自己不同,就经常有较高的几率。生活中大多数男生常常会错把父亲角色做成孩子角色,用有趣挡住耳朵,以为力量就是肩膀之类,每当看到此等狗血情景我就会在心中大骂他们猪头,白白让旁边的女人抓狂。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些顶多只能沦为技巧,最重要的是你真的爱她,如果没有一份发自内心的爱意,这些全都是虚无。

显然我的问题不在这上面,我的问题是对生活随意的态度,以及内心深处对自己不满事物的极低容忍度。这两者看起来相互矛盾,但是对我来说它们就是合二为一。假如我不能习惯随意的生活,我就会学会容忍;假如我学会了容忍,我就很难将生活过得如流水般跌宕起伏。最近我又回到了五年前离职的那个单位,每当经过自己以前坐的那个小隔间,就会想起当年辞职时是如此难以忍受工作的平淡,几乎到了焦灼不安的地步。相似的,当与一个女人相爱,我会宛如铁块被巨大磁力吸引,甘愿陷身其中,当不喜欢一个女人的作为,铁块被磁化,却极性相斥。我之所以可以接受自己的任意所为,是因为我乐意承受自己所为的所有结果。但是我不愿意让别人承担,一丁点也不愿意,每次分手后感情断裂与自责痛苦一同持续良久,直至自己病到谨小慎微,依旧逃不过劫数。

三十年的时光之砂,已将内心打磨到外表光滑荣辱难惊,我对自己的了解与接受程度在最近一段时间达到了非常享受的地步。但是女人依然是心中的魔障,梦里都会看到自己在伤害别人。从这一点说,我可能是真的还没理解上帝设置女人这个机制的心意。只能期望未来能藉借对自己的进一步接受,最终了解到其中的奥秘。

阅读评论(13)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97] 【12月命题】关于女人
冰河 2010-12-24 01:59



女人这个话题,对于男人来说是个永恒的谜,几乎从开始明白性别之分就不停的探讨,一直到咽气的那一天也不会停止。所以对于这次的命题,我只能说一个“老”字。因为这个话题,我们似乎已经说得太多了。

老话题要谈出新意来,是件头疼的事情。旁边两位先动手,一个真诚的承认自己不懂女人,一个淡定的表达很懂女人但不迁就女人,扔我这里,就只能说。我不懂女人,但我尽力让她们开心。我能起到什么作用,我不知道,也许是父亲,也许是儿子,也许只是路人。我没把自己当情圣,只是她们流泪的样子让人心疼。唉,这方面我是个滥好人,上过好几次当。不过不管怎样,有一个事实是我们三个混蛋都必须承认的,虽然貌似纯良有益,但这次发言的三个人都伤害过不少女人,这个谁都不用谦虚。

正如大学时代大家都有过的经历,晚上卧谈会的时候,男生谈的涉及游戏、体育、人际,但最多的一定是女人,最来劲的也一定是女人。反过来女生那边亦然。当然,能有如此待遇,我们必须感谢这个解放了的年代,谈谈男女不再是低俗不革命的事情,不用时刻想着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所以在这里我必须先感谢国家,必须的。

在感谢了国家之后,我们可以堂而皇之的来低俗一下了。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吧,曾经有一本书很流行,叫做《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是否流行是要从盗版书摊上卖什么书来判断的,那个时候我经常逡巡于盗版书摊,记忆中印象很深的除了王小波的三部曲,这本揭秘外星人情感的宝典之外,后来还有一个穷爹和富爹的神话,以及考到哈佛的女神童,姓刘的那个。总之是雅俗共赏。我那时候刚结识王小波,他就已经挂了,正沉迷他的文字其中,加上自觉对女人已经有一些认识,对那本外星人的书压根不屑一顾,因此尽管每次卧谈会对怎么把妹可以卖弄一下,但现在看看真是肤浅的紧(当然现在也深刻不到哪里去)。那本书的论断是对的,男人和女人是来自两个不同星球的生物,努力试图在一个新的星球上共生,这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即使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可能引起两个星球移民之间的复杂战争。例如我看过一个笑话,女人的日记中对于男人的反常表现诸多猜测,什么有外遇了,工作压力了,自己身材没从前好了……不一而足,男人的日记上只有一句话:妈的上周末曼联怎么输了呢?

所以,当我们不再是从前的男孩女孩的时候,再谈起对方,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说一个“了解”。是的,身为男人,你可以熟悉女人,知道她们的想法,明白她们的选择,预见到她们的结果,甚至会冷静理性的把这一切表达出来,但是正如女人不理解男人为何见到胸大的妹子就不由自主多看两眼,哪怕再正经的男人也是如此。男人也永远不会理解女性之所以有种种选择的原因,尽管我们可以做出一副理解的样子,但说到底那只是出于尊重而已。不信各位如果有机会当爹,养了个女儿就能明白一点了。我们可以对身边的鲜花插在牛粪上报以理解,什么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财富不用算计……一套一套的。等自己的闺女也选了一个不合心意的混小子,立刻火冒三丈:不行!怎么能找这么一个人呢?瞧,这回就不理解了吧?只是尊重而已,一旦真的在乎了,会争的死去活来。同样,夫妻之间也是如此,因为在乎,所以反而争执不下。两个星球的生物移民之后对于这个星球终究认知不同。他们有共识,但终究有各自不同的底线和坚持。男人永远不明白什么是痛经的痛苦,女人则永远不明白阳痿对男人的绝望。

所以我不会愚蠢地说什么对于女人,我的理解和认识是如何之类的话,一定会有一万种反对意见出来砸的人狗血淋头。聪明一点的男人,应该借着说女人的时候,探讨一下自己这边。比如我们都看过一部电影,叫做《闻香识女人》,这片子是个经典,当初我看的时候却还以为是个什么类似于《巴黎野玫瑰》之类的情色文艺片,没想到里面是一老一小两个男人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理想、信念、关爱、迷茫、挣扎和父子之情的故事。以至于看完了之后我压根没有发什么牢骚,而是比看了《罗马帝国艳情史》还感慨。这片子里处处谈女人,从老弗兰克各种三俗的言论,到小查理对女性的偷眼一观,还有无处不在的以香味为由搭讪的把妹教学桥段。但基本没有女主角。之所以说基本,是因为还是有一个女性的名字作为女主被放到了演职员名单上:加布里埃尔·安瓦尔。就是中间和老弗兰克共舞一段探戈《一步之遥》的那位,在这部从头到尾基本以老爷们和小正太为主要视点的电影中,她是如此突出而让人难忘,以至于仅仅8分钟左右的戏份,让我特地去对她调查了一番。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

瞧,又跑题了,说到漂亮妹子男人就容易胡思乱想,不可更改的生物本能了。回到女人的话题,其实我觉得不仅仅是女人,仅仅就是“他人”来说,想达到了解并认同的地步,都不是那么容易,身边的同性,我们敢说认知并了解的又有多少呢?这当然不会很多,因为每个人心中的善良和邪恶都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只能找一个最大公约数。赶上自己是个质数的,那就只能绝望了,去找1吧。这就是世界上为什么有光棍的原因。我虽然不是质数,但是经过几次约分之后,现在能约的也越来越少。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人,特别是女人,等着看我写八卦。的确,我的过往很精彩,特别是在男女方面。但是约分多年,当我们再谈起男女的时候,往往没有当初宿舍卧谈会上那么神采飞扬,而是总有一种奇怪的悲伤,为了那些错过的,伤害的,误解的和无缘的人,而不愿意再多提。就像我从前说过的,再也不会提起,却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想这足矣。对于我们这些男人来说,如何明白自己,坚持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阅读评论(6)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