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50] [6月命题]流行
冰河 2009-06-14 03:37


这个流行,不可阻挡

小的时候曾经看过一个笑话:某贵妇问萧伯纳对于某种流行事物的观点,萧伯纳回答“愚蠢至极”。让贵妇大为惊讶,“您怎么能这么认为呢?难道不是只有高尚的东西才能流行么?”萧伯纳回答,“那照您这么说,流行感冒也一定很高尚。”一下顶的贵妇满脸通红。可惜当时看这个笑话的时候不过刚十来岁,压根无法理解萧伯纳的冷笑话和什么是流行。如今再看,已然笑不出来,倒是深深赞叹萧伯纳的智慧。

人人都无法摆脱流行。我这人自认是对流行没什么感染的,但动笔之前,仔细想想小时候也曾经狂热的追过小虎队,收集过香烟盒,借阅过圣斗士,迷恋过摇滚。所以本来想很酷的说一句“我与流行绝缘”,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流行的不可阻挡源于人的一种从众心态。就好像杰克伦敦说过“当狼群嗥叫起来的时候,唯一不被狼撕成碎片的办法,就是跟着一起嗥。”虽然现代的流行不至于严酷到那种地步,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不了解流行,不跟着流行,无疑是自绝于广大人民群众。想我嘴上刚开始长毛的时候,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跟着学抽烟么。不叼着根烟,在男孩的群体里就混不下去。而到老师面前的时候,就要戴好眼镜,整理好头发,老实的问好,做出一副中规中距的“好学生”面孔。所以现在想想,喜欢小虎队、圣斗士、唐朝黑豹赵传崔健,固然有自己真心喜爱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也有出于扮演一种社会公共角色的目的。幸好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钱让我追流行,否则没准现在废物成什么样子。人如果老扮演一种想扮演的角色,很快就能把自己催眠,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感染而追流行了。最后是为了喜欢而喜欢,为了流行而流行。就像黄舒骏在《改变1995》中所唱到的那样:只有流行,没有音乐,我看你眼不见为净,也是好事一件。

有流行就有反流行,不过令人讽刺的是,很多时候,这种反流行的流行,本质上是和流行一样,不是出于自己的喜好,而是出于人的社会公共属性压迫。例如满互联网的“春哥纯爷们……”,有多少人真的听过李宇春的音乐,看过她的写真呢?只是周边的人都在讽刺“李宇春流行”而乐此不疲的时候,想独善其身并不容易。我虽然并不喜欢李宇春的音乐,但我觉得她还是一个在音乐上有自己想法并且能坚持的人。这就够了。可惜如今没人在乎她的音乐,只在乎她的流行。好像如今这个年代,骤然红起来的人都会遭遇这样的冰火两重天待遇。周迅、赵薇、章子怡、张靓颖、郭德纲……莫不如此。幸好这些人都是演艺圈的,有人捧也罢有人反也罢,只要有人惦记,就是胜利,名利就会随之滚滚而来。

黄舒骏说眼不见为净是好事一件,可惜我们身处这个娱乐至死,传媒无敌的社会,想摆脱这种流行的压迫,怕是没什么指望。除非真的如张雨生一般挂了,否则便会不可避免的从早到晚的被各种流行轰炸。所以现在我对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流行就流行,可以量力尝试一下,若是觉得对胃口,自可以大快朵颐,管别人反不反。若不喜欢,就闷声躲一边,搞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顶重要的是,不要那流行当真,文学没落了还有YY文学,张靓颖不行了还有苏打绿,博客不行了还有SNS网站。这些东西晃来晃去,不过换了一张皮。战国时“齐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如今是时装大师逼着女性减肥。文革时全民很是狂热了一阵打鸡血,前几年也很是盛行过一段脑白金。变来变去都一样,沉住气等两年,流行就又回来了。只要自己真的喜欢,哪怕再不流行了,自己闷家里一个人偷着乐,也是挺美的事情。比如我就喜欢下载1960-1990年之间上海,北京长春三大电影译制片厂的录音剪辑,这在如今绝对是个小众的事情,估计近几年也流行不起来了。但我听这么多年,开心的很,每次听到毕克或者邱岳峰或沉稳或狡猾或温柔的声音,都会心情舒畅好一阵。流行不论,自己爽才是真。

当然,还有一种流行,是每个人都必须在乎的。就是萧伯纳说的那种“很不高尚”的东西。流行病。最近H1N1全球蔓延,我认识的好几个人都受了影响(幸好没中招),所以各位,还是要严肃认真对待流行感冒的,这东西才真是挡不住啊。

阅读评论(6)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