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6] [2月命题]还有什么能让我们high
罗兰 2008-02-04 16:01

显然,我是眼瞅着自己变得越来越无趣的。
  穿开裆裤的时候,父亲把我举过肩头,使劲晃悠两下,我就会很兴奋,一次又一次要求再来。那时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父亲像一座山,可以很稳地托着我,让世界旋转。
  一上小学,就被各种教育制度正式地规训起来,最兴奋的时候莫过于逃学时,要么是去野巷子里躲着烤香肠,要么是去找一些小说来瞎看,反正只要不在教室里呆坐着,就格外有精神。
  再到后来,中学时跟女生去山上玩,恐怕得是最危险刺激的经历。野草、疯狗、泥巴、艳阳,还有女孩子身上那大片大片的未知地带。
  现在想来,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high过了。随着年纪的增长,见识越来越多,成见越来越多,新颖越来越少,能引起冲动的刺激越来越少。刚开始知道这一点的时候,我先是欺骗自己否认这一点。后来随着各种怀旧尝试的失败,便不得不承认各种物质上的刺激都于事无补了,只能遁到精神层面上去寻找。
  可惜的是,博士训练下来,文学、音乐、电影都不再像往日那么有趣。慢慢地,我已经习惯了不再去寻求新的刺激。虽然我还在生活中努力寻找,可再也不是为了新的额外的奖励,而是为了减少旧的已有的损失。
  看着冰河大口大口地吸烟,或是听湘源谈起“大航海”里精彩探险,我只能默默地羡慕。另外一方面,著作成书、职称升级、人模狗样,我也无动于衷。毫无疑问,没有什么能让我high起来。至少,就现在市面上这些小孩和成年人们玩的游戏而言,我都不适合。我卡在中间,既不能后退,也不愿前进。
  尽管这样,我却坚定地相信,我肯定是在等着什么,等着一件可以赋予我意义的使命,或是一个需要我才存在的生命。我之所以不能high,那是因为已有的东西要么幼稚,要么恶俗,我得去寻找自己的香格里拉。在“game over”把自己玩完之前,我总得飞跃这段虚无的悠长假期,弄点什么事情出来,死也瞑目。

阅读评论(0) | 作者已关闭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13] [2月命题]还有什么能让我们high
冰河 2008-02-28 02:41


还有什么能让我们HIGH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命题的时候,我最先想起想起了那句著名的歌词:我是一只小小鸟,可是怎么飞也飞不高。然后想起的是那句著名的古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现在住在20楼,能让我更HIGH一点的就是电梯了,因为我楼上还有一层。最后才是生活中那些让们可以尽兴一欢的事物。请原谅我这种乱七八糟的思维。因为这些东西与我的生活距离各有不同。我每天上班都在公车上听着《我是一只小小鸟》、《勇敢一点》这样都市郁闷中年才喜欢的老歌,每天会为了20层的电梯上下巨慢而心急火燎,至于能让我开心一乐的事情。对不起,已经很久没有了。于是电梯太慢。飞的不高和生活的不HIGH,就在这一刻和谐的走到了一起。
之所以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开头,是因为这个命题事实上让我很不HIGH,因为它实际是个伪命题,充满了暗暗的悲愤。它表面上让我们回忆生活中那些值得让人欣喜的事物,但暗地里却让我们不得不直面长久刻意回避面对的一个事实:已经很少能有什么东西能让我们HIGH了。
其实从生理上来说,如果想HIGH的话很容易,抛开那些使用药物的手段不提,单就最近流行的“艳照门”事件中来看,就有无数人在夜深人静之际独自面对着电脑屏幕而高潮迭起,HIGH到不能行。我承认,当我眼睛放着绿光盯着那些照片的时候,也感受到了一丝窥伺的快意。不过相对每次观摩《肖申克的救赎》时最后雨夜逃亡的畅快,这种快意来得虽快却没有穿透力,顶多有些阴暗心理被释放的轻松。只是人的恶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而且似乎释放的越多,冒的就越快,所以可以看到天涯的帖子迅速被饥渴的网民盖到了1000多楼。其实从内容上来说那些所谓艳照对于见多识广的网民来说并不算什么,关键那是名人的艳照,亵渎名人的意义大于看到裸体,而且这名人还是一出道就是“玉女”,形象是个乖乖好妹妹,忽然间在镜头前骚首弄姿,其间的反差着实让人惊讶。而随之产生的快感也是莫名的高涨。我承认,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只不过没有嗷嗷叫而已。在这个资源配置严重不平衡的社会中,普通人对于名人富人阶层的发泄和报复,也只能尽于此了。
有些扯远了。正如我刚才说的,这种阴暗心理的释放并不能持久,至少对于我如是,我相信大多数人也一样,在光明中寻找释放才是精神上的真正解脱。互联网给了我们浏览广阔世界的机会,可是也让我们看到了我们这个世界中更多的虚伪。我相信,这种虚伪是让激动和快乐越来越少的根本原因。不是么?我目前就是这样,看着越来越多的世相,嘴里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时间长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如果懒得去辩明真假倒也罢了,偏偏我不肯妥协,就像结婚后至今我仍旧只有在夜半才能写出真心的文字,只有这一刻我剥去了自己的面具。想想都很悲哀,半夜里才能像个人一样的说话。所以,能让我高兴的事情越来越少。
也许有人会问,你结婚和你说真话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结婚之前不这样么?很遗憾,的确不这样,那个时候我的文字虽然粗糙,但是大多数时间很真实。我的妻子是个好女人,勤劳诚实善良,很爱我也很照顾我,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和态度,则完全等同于大多数人,例如她会嘲笑我花这么多时间,写这么多文字,最终换不来一分钱。简单的说,她很现实,就如同这个世界一样。可是我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呢?因为没有人是完人,再完美的女子一旦成家,在柴米油盐的包围中很快会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如同罗兰老师讲的那个“多余的素材”和“还有很多荤菜”故事一样。我不是说晓非也是那样完全注重物质的女子,我只是想表达,女人一旦开始操持家庭,多少总会变得庸俗一些。这是基于男女的社会角色分工决定的,只有极少数人幸免。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结婚了。我必须要适应另一半的现实价值观,正如我不得不屈服于这个现实的世界一般。
又扯远了,其实还是有一些东西能让我独自开心一下的。例如夜半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驰骋在回忆的虚空世界里。真实的裸奔几小时。还有就是听着我喜欢的电影音乐,让情绪摆脱各种纷扰,纯净的忧欢一会。目前我最喜欢的电影音乐是《海上钢琴师》的片头,当我在拥挤的公共汽车上等候上班一刻的到来时,那种漂泊的忧伤,和忽然看到希望的欢欣,总能让我想起从前艰苦采访和熬夜完稿的日子。此外有时候也听《杀手莱昂》的片尾曲,STING创作的《SHAPE OF MY HEART》,简单生活简单爱,最终不可得的遗憾,让我心里会悄悄的颤抖一会,想起过去的日子。不过最近听的最多的却是经典港片《英雄本色》由顾嘉辉作曲的“小马哥”主题,这段充满了激昂飞扬和不屈的旋律,过去我不明白它好在哪里,现在我才懂得吴宇森和周润发隐藏在其中的落寞和奋发。“我告诉你,我等了三年,就是为了等这么一个机会,我不是想证明自己有多强,我只是想让别人知道,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自己亲手拿回来。”这是一曲理想主义的绝唱,即使最后被一枪爆头,仍旧余音袅袅,不绝多年。只是如今这个年代,已经再也没有小马哥了。有多少人会为自己的那一口气,为了不能实现的理想而牺牲一切呢?即使强如孙悟空,最后也不得不放弃紫霞,自己带上金箍,转身去了西天。去他妈的什么为了众生为了世界,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妥协,是现实的主旋律。这些旋律,惟其如此,所以珍贵。
虽然我承认目前我的生活中缺少HIGH的机会,缺少HIGH的感受,但至少我还知道什么东西是能让我HIGH的,这还不至于让我绝望。我知道自己不是不能做到,只是代价太大了一些。也许有一天,当现实将我压榨到不能忍的时候,我会不顾惜代价了。我希望,能如小马哥那样喷发一次,哪怕付出所有也在所不惜。当然最好的结果是自己的实力能增强,足以应付那些代价,不要用那么惨烈的手段来实现。即使我死不足惜,不过目前还不到那个地步。
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HIGH只是一个奢望,能真诚的哭一会或者笑一会,就是最好的结局了。那些欢乐、痛苦、欣喜、忧伤的生活,只能在梦里,在梦里了。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