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rAuth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5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Blog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6 [6月命题]喂养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129] [6月命题]喂养
谭湘源 2014-06-30 23:37

我没养过孩子,但很喜欢跟孩子玩,原因之一,是觉得每个孩子都是一个暂时没长大的灵魂,可以跟他们交流一些没长大的话题。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也很喜欢跟我一起玩,大概是因为我也压根不像个大人。仔细想想,长幼无序,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但有的时候,情景也会急转直下。小孩子不太懂事,有时会举动过激,而我则特别奇怪,碰到这样的情况,似乎很容易跟小孩子动真格,完全不考虑人家才来到世上几年。跟小孩子闹闹别扭也就够意思了,曾有一次,我甚至激动得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哎呀,后来想了几回,才总结出来,原来我是喜欢这样的小伙伴,既能够像小孩子一样地玩耍,又能够各自对自己负责,像大人一样地喂养自己。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不太喜欢养宠物。好些年前,我去罗兰新开的荒岛书店,店里养了几只猫,又萌又懒,跟人还混得很熟,碰到逗弄时比较配合,从不反抗。我和李卓都不太喜欢这样的宠物,觉得它们算不上完整的动物。李卓来北京时,收养了一只从外头捡来的猫,这只猫在野猫群里混过,保留了不少孤僻的野性。我曾寄住在李卓屋檐下数月,作为宅男,我承担了一部分喂养宅猫的工作,也一度想要戏弄和制止它的野蛮行为,但都被无情的爪子扫了回来。

某一天中午,外面有一群野猫在嬉戏,发出闹心的尖叫,它立刻蹿上了厨房的案板,叫得比外头还要响。我跑去将它赶下,片刻它又跳回。如此反复再三,最后一次,它对着我伸出去的爪子一阵低吼。我盯着它的眼睛,一人一猫对峙了几秒钟后,最后我默默地退回。我有些怀念这只猫了,去年它过世的时候,我还默默地面朝回龙观方向,祝这只保有独特猫格的动物一路走好。

人不能过于依赖别人,即使处于被喂养的状态,也要保持自己的人格——这种信念,似乎是我从娘胎里带来的。在类似以上的这些情节中,反复与它碰面,我已然洞察到,它必然带有某种病态的因素,让我幻想不仅是人,甚至是动物们,都应当背负起这种觉悟。至今,我还记得十年前,写过的一段关于蟑螂的随记:

在我的印象中,蟑螂是一种让女友见了就尖叫然后恨不能将其粉身碎骨的昆虫。我一直幻想有一只蟑螂,经过变动不居的搬迁,历经女子们高分贝的尖叫后,意识到那是自己出生就注定的命运,他打着旗子决定离开人类生活的地方,开创有尊严的生活,某个黄昏,他的背影在夕阳中拖下长长的影子。 2004/07/29▲

回头仔细审视这些文字,终于有一点蛛丝马迹现身其中:原来自己竟是这样一个仇视“被喂养”的人。也许在我的字典中,所有的“喂养”都隐藏着某种不安。每个人都有病,大概我的病有一部分就在这儿。为什么灵魂要从无法自保的婴儿期开始入世,然后在否定和肯定的密集转换中渡过青春期。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某些游戏设定的情节那样,一上来就有99级的功力,无需打怪升级,只要创造生活即可?这必定是上帝所设的迷局之一。


10条评论:

◇ 孙搏 2017-01-25 16:06 #10
老谭文笔真好,非常细腻

◇ 西奈 2016-04-19 23:25 #9
谢谢湘源!确实你、罗兰、冰河的文字隐隐约约陪着我大学三年多。03年开始翻你们的博客,那时,我应该就是一只被喂养的小猫,谢谢你们!不过其实现在何尝又不是,希望有一天能坐在你们旁边,听你们讲故事。

◇ 谭湘源 2016-04-18 22:09 #8
西奈同学,喜欢的话将来哪天我就把它加回来,哈哈

◇ 西奈 2016-04-12 21:17 #7
曾经我发现这个博客有到访记数的功能,为了表达对博客文章的喜好,我刻意的不断登陆刷新,现在这些都一去不复返了。

◇ 谭湘源 2015-10-06 13:57 #6
楼下别说得这样凄凉嘛

◇ 李卓 2015-10-04 14:38 #5
中间那位几个月前还更新,感觉像是在为你们烧纸。

◇ 谢武 2015-08-31 11:20 #4
湘源,2015年10月1日,二中C134班准备办一次20周年同学聚会,期待你的加入,我的电话:15886476659,QQ:191748938见字请来个信息,

◇ 李卓 2014-07-22 01:06 #3
TO 冰河,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 冰河 2014-07-07 22:02 #2
李小米同学走啦?唉,往生极乐。怀念这只有性格的猫

◇ 李卓 2014-07-01 00:01 #1
不想被喂养,也许也是对这个世俗社会的反叛。我心中常向往野生,就像我向往自由一样,然后默默低头,在社会里扒食。

猫仔走的那天我哭得稀里哗啦,我觉得不会再有一只动物可以和我建立那样的默契和情感了。

添加评论: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

本博客最新日志:

本博客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