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72] [8月命题] 避孕套
谭湘源 2009-08-26 00:03

  根据后台安装的Google Analytics所提供的数据,差不多每一两天就有搜索关键字“3P”的人点进来,所涉及的东西包括3P的“感受”、“经验”、“按摩”、“网站”等等。如今加上这个有关“避孕套”的命题,我想一定效果更佳,无论2P还是3P,都要注意安全。

  作为一个酷爱尝试、学习各种技术的人,我一直心想,要是真有上帝,他不是特别的宽容,就是无比的有趣。他所创造的世界规则,早被人类用各种技术改得面目全非。2007年初,我和罗兰在苏州金鸡湖畔的李公堤,找了一家馆子吃饭。外面水色一片,但刚一路逛来,水汽重、又有点小风,实在有些湿冷,好在屋里开了空调,吃饭之时周遭温暖如春。我当时就指出,技术最重要的结果之一就是分割事物原有的属性、再进行重新组合,靠着一块玻璃外加空调,我们就能将风景的萧瑟之美,从整体的湿冷环境中剥离出来,与舒适的体外温度重新组合。

  避孕套就更不用说了。本来是可能要出人命的活动,被活生生剥离出激情、刺激与浪漫,从此告别血缘、责任和包袱。结局不重要,过程就是一切。如果人类就是上帝的智能AI游戏,发展到有了避孕套这一步,最基础的规则之一发生了本质进化,他一定开心死了。

  每个人对避孕套都有一个认识过程,像我们这种老油条,现在写起命题也不觉脸红。但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不行,不知为什么,有一阵子觉得避孕套很难弄到。当然退上一步,手里有了避孕套,也有对象,不见得就一定会去搞,那时还是纯洁正直的小青年,感觉此事神圣,绑定有数种难以忽视的东西。所以技术上的分割有时也是与心理、理性同时增长,双方互相冲击与接受。这阵子我又开始谈恋爱,罗兰搞怪,送了我们一只号称比常用避孕套要薄2/3、标着大大的“0.03mm”壁厚的套子。实践过程中,我们感觉似乎是要好一些。但若是以后回过头来看,这肯定只是该技术发展的初级阶段。据说现在已经有人在研究能远程传达“拥抱”感觉的传感衣物,未来依助于网络和更细腻的模拟技术,壁厚这种只是小儿科,连距离、环境等,都统统不是问题。

  不需要什么假道学的理由,死要去挖掘这种技术发展趋势的缺陷和问题,大家能在预期中更为便利、各取所分割的那部分需要,这是整个社会保持乐观向前的重要因素。真要有上帝,他也不傻,关于幸福最根本的东西,还驻留在每个人的内心。话说回来,如果要创造生命,绝大部分男女还是要丢下套子,郑重其事的来上一回,这可能就足够了。

  最后,附拉萨罗布林卡照得的景点图一张,大家疑义相与析。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59] [8月命题]避孕套(补完)
冰河 2009-09-01 05:23



啊!这真是一个让人有些难以启齿的话题!
尽管作为成年人,我们都已经知晓、接触并且使用过这个玩意,不过要把这东西拿到桌面来说,还真是需要一些勇气呢。
那么就让我们从未成年的时候讲起吧,其实很多人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接触过避孕套了,不过大多数并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我记得小时候曾经见过高年级的孩子拿着一个白色的球球,在上面画了个人脸,标明是谁谁的名字,然后悄悄的拴在该人(女生)的书包让她牵着走,结果被发现后该人一脚踩爆,然后哭着走了。我等一众看热闹的小P孩自然是跟着起哄,却不知为何会这样。大一点的孩子凑成一团呲着牙龌龊的坏笑,我们则捡起那个爆了的气球,看有否可能再吹起来。却发觉那不是气球,因为……下面的口太大啦。于是扔掉做鸟兽散。需要说明的是,后来那个女生和当时在场的一个男孩谈了对象,高中时期辍学了,据悉是怀孕了不得已退学。这真是一个尴尬的事情,难道他们不知道TT的应有用途,只知道拿它当嘲弄人的东西?或者图个爽懒得用?不得而知啊。不过这也是说明了我们儿时对于性的悲哀状况,稀里糊涂懂一点,却不知道真正的所以然。当然现在的孩子是该懂得不该懂的都懂了。搞出的人命一样不少,所以这不是知道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
我第一次有一个避孕套,是大学的时候,宿舍的一个兄弟当日终于约得心仪的女孩去吃饭看电影,我等狐朋狗友忙了一下午为其壮行,啫喱水、古龙水、新衬衫,新皮鞋,打扮的他仿佛要去面试一般,然后拿出委托老五在药店买的盒装避孕套(我们抓阄看谁去,结果老五中招,在抵赖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去了,买了个大盒装12个的回来,脸红的好似猴屁股),郑重的交给他,语重心长的说:阿三啊(此人排行老三),我们预祝你今晚不但要开封,还要把它用完。阿三大惊:12个?!当我是勇十二郎啊!不由分说拆开包装给剩下7个弟兄每人一个,说:有5个已经足够了,啊哈哈哈……仰天长笑而去。当晚11点此人 脸色铁青归来,同样的表情后来在他从英国使馆签证处回来之后我也见过,原因相同:被拒了。
我人生拥有的第一个避孕套没有用上,貌似放在桌子抽屉里很久以后不知被谁拿走了,如果他用了,不知有否过期而搞出人命。坦白说,大三之后,这些郁闷不郁闷的色狼们大部分都实证了避孕套的用途,并且开始在宿舍卧谈会津津乐道于各个品牌的不同感受。不过侃的最厉害的却是宿舍唯一的处男,可能是无机会实证憋的太狠,此人对与性有关的知识非常精通,更不用说笑笑的避孕套了,各种套套的品牌特点,颜色香型,发展历史,未来展望……无一不娓娓道来,不说的大家热血沸腾不罢休,因而被尊为本系处男团体第一性知识达人。大学毕业后某天下午此人忽然在网上和我说:兄弟我昨晚告别了处男的身份。我恭贺之余追问,用套套没?对方答曰:我压根没想到会有这个机会,没准备,而且第一次就用套套,太失败了吧?再说其实没想象那么好啊!唉,一言难尽……
的确,很多时候机会就这么匆匆而来,丰富的理论,充足的准备都用不上,稀里糊涂,木已成舟。却发现真相远远不是那样。

对于中国的75后一代来说,大学毕业之后走入社会,才是真正成人的开始。穿着球衣满街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绝大多数人都不得不学着适应身上的职业正装,打好领带,整个看上去挺有型的发型,面对着张总李总王总狗屁总点头哈腰。而从前那些笼罩在成人事物上的神秘感和刺激感也慢慢的淡去。荤段子,避孕套,谁谁和谁谁的绯闻,谁谁结婚又离婚……这些东西从饭桌上聚会中的每个人口中吐出来,显得自然而无足轻重。说实话我挺讨厌这种变化,从前太把它当回事,如今又太不把它当回事,这使得生活中失去了许多乐趣。幸好我后来寻到一个相对不那么严格的职业,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处理自己的形象、工作,业余生活。对我来说,“安全套”这个东西始终还是生活中一个适时应用的小物件,而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套在脑袋上的紧箍咒。想想真是很幸福。只是很多时候我发现,即使自己脑袋上没有这个套套,面对着一帮把避孕套套在脑袋上的张三李四,也是颇为痛苦的。那种弥散在空气中的润滑油味道,着实让人窒息。我始终不能适应这种味道,否则会是一个比现在更成功的记者。想想也有些遗憾,也许我终究不能成为社会意义上的那种真正的成年人。

阅读评论(5)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