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uthName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83 命题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11] [5月命题]最日的现实
罗兰 2008-05-10 12:07

看着3w写的“理想”,我脑袋里闪过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北大校医院刚做完痔疮手术的那一晚,两只腿被吊了起来,屁眼里塞了根台湾热狗大小的止血棉棒,彻夜难眠。
  下午动刀的时候,我喊疼,给医生说我平时烟酒重、耐药性强,麻药要多打一些。医生不听,举刀便割,大刀片割完之后还换小刀片一刀一刀挖肉。感觉不到被麻醉的我,只好在被绑住的手术台上不停动弹,旁边的护士大妈一边帮我按着屁股蛋子,一边说,你现在知道疼了,你妈生你的时候比这要疼十倍。
  妈妈呀,你在哪儿呀,我好疼呀。
  不过,最日的现实,不是动刀挖肉那会儿,而是塞止血棉那一晚。现实不是说一刀两刀割你肉让你疼得上蹿下跳,它最狗日的地方在于紧紧地塞住你的屁眼,让你持续地感觉产生大便的欲望却又不让你大便,然后就逼迫你慢慢地习惯这种有欲望而又无法实现的境况。
  看3w的理想,就是看到一个又一个被现实塞了止血棉棒的屁眼,在棉棒的持续挤压之下,括约肌慢慢地进入一种无力收缩却又无法松弛的状态。对这个群体来说,现实经常很尴尬、很日,但她们还得往下过,挺住,装逼,成为社会中坚。
  她们表面上还在写理想,可字里行间读来都是现实。并没有什么大灾大难,可是却在每天的消磨中迷茫,工作中找不到信任共鸣,生活中缺乏亲密关系,她们遭受的不是手术台上的快刀利斧,而是塞屁眼的止血棉棒。
  软刀子杀人,无声无息。最日的现实,莫过于此。

阅读评论(13)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bAdm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topic.php on line 145 [21] [5月命题]最日的现实
冰河 2008-05-11 05:55

这期命题的另一个备选名称是“狗日的现实”,说实话看到这个题目的第一眼,我想起了一部的小说:《狗日的粮食》。这部由刘恒写于上个世纪的小说,可以类比的是《许三观卖血记》,或者莫言的《檀香刑》。总之都是描述在艰难残酷的生存环境面前,人性中的冷酷、自私、漠然等本性上的恶之类的。当然也有人能从中看出温暖和谐来,我并不反对,那是他的哈姆雷特,他的自由,与我无关。先哲孔老二说的好:仓禀实而知礼节。吃饱肚子是文明道德的基础,饿着肚子讲文明的人,不是没有,而且不少,不过最后活下来的多是不讲文明的人。也许正是明白这个道理,邓小平先生最终还是讲出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大实话。我们这些人如今才有可能坐在电脑前面人模狗样的扯淡,否则也许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里或者小河边忙吃食呢。保证自己的生存基础,再扯其他,这就是最基本的现实。

其实现实这个词,实在是个很暧昧的词。随着时代的进步,它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含义。比如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经验,儿时高考前谋划填报志愿,当然人人都想考清华北大,顶不济也是个人大北航之类的。这个时候师长就会语重心长的劝诫我们,“要面对现实,不要好高骛远”,其含义就是你最多就是个考北京化工的材料,别做梦往那么好的地方钻了。大学毕业前,总觉得自己学了一肚子本事,但却在各种招聘面试面前碰的头破血流,于是和一群同学坐在学校风景优美的地方,抽劣质烟喝燕京啤,恶狠狠甩下一句:这TM就是现实。等工作了,更会娴熟地运用这个词,诸如“盈利前景和现实收益”等等。如果不把“现实”这个词语的意思略微搞明白一点,不管是“日”或者“狗日”的前缀修饰,总会有人不服气,“你们这帮王八蛋有吃有喝有妞泡,还TM不满意你的现实,你要我们怎么活?”。

按照我的理解,现实这个词其实基本上只有两个对应,其一是“历史”,即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其二是“理想”,即希望发生的事情。这三个词从时间轴上分别是“过去、现在和未来”,其中历史与理想都是人力无法改变和把握的东西。因为对历史和理想的无力,所以人才对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即现实,抱有如此的信心和希望。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在意“现实”这个词与另外两个对应,在谈现实和理想的时候,我们会把过去也包括在现实内。在谈现实和过去的时候,则不自觉把“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搬出来自慰一下。所以“现实”变得那么暧昧和难以让人满意。但如果按照时间轴上的发生顺序精确定位,你就发现其实“现实”几乎不存在。上一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无能为力;下一秒的会发生什么,你只能对你感官和知识范围内的事情有一定的预期和把握,但本质上也只能干瞪眼,早些日子半夜调印花税的时候,有玩股票的朋友基本就处于这个状态。说白了,从大方向和范围来说,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走向,对过去无力,对将来无力,对现在——这一秒也无力。所以,其实这句愤愤的“狗日的现实”,其实应该说是“狗日的过去”或者“狗日的将来”。我们不满意的是过去的自己和将来的自己,因为他是那么难以让人容忍。距离我们的想象毫无契合可言,比如对股民来说,“狗日的现实”,其潜台词就是“我当初为什么不清仓,现在全给套牢了,日!”。

说到底,对现实所持的态度如何,其实是如何直面自己,或者说直面被套牢的自己的问题。也许有人说我扯淡,“你这太唯心主义了,你不存在了,现实就不存在了么?”现实当然存在,比如我死了,3P中的其他2P也会依旧活下去,股市也依旧存在,也许会更兴旺发达,但那已经与我无关了。我都死了,还要我负什么责任么?在这里我们只讨论个人的现实,至于国家和民族的现实……我们连自己的现实都一团糟,还妄想什么?先整好自己再说。

既然已经把现实搞的清楚一点,那么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如何面对的问题了。嗯,每个人的现实不同,脑子里的取舍标准也不同,因此面对的态度也不同。本质上来说,只要是自觉自愿的选择,就无可厚非。如果能始终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一以贯之地执行,那么人与“现实”的冲突就会温和许多。比如我左边的这位,虽然他瘦小枯干、做过安利、放弃了编辑部主任的职位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却也活的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但他的牢骚是3P中最少的,因为他的决心很大,敢于放弃的东西也很大,选择自然宽了不少,而且从开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选择,后果要自己承担。再看我右边的这位,虽然他课堂上仪表堂堂和台下人谈笑风生,业余时间读书看报写著作,一派学者风范,但他内心的愤怒实际却是最多的。因为他实际的社会地位最高,身处的环境就需要更多的勾心斗角,见到了更多文化下的肮脏,因此他的选择余地要小很多。取舍之下,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选择最贴近自己的那种,所以我看到罗老师愤怒的写下“忍者掏出了他的神龟”时,不禁笑倒在电脑前。我等不是见不到有人掏出神龟,关键是不用如他这般整天面对这种把着神龟四处晃荡的伪牛人,其生活痛苦可想而知。至于我自己,当年的愤怒是很多的,虽然和谭老是同事,但他关注技术更多,我关注整体更多,而且职业上的分工让我不得不主动探询更多表面背后的原因,因此早年的文字总有一种火气,这是年轻的表现,我也不想失去他。但随后我慢慢找到的记者需要的职业定位,就是“探询和记录”,尽量多的把事情的全部公诸于众,但公众的反应如何,这个事情的答案在哪里,不是我等个人能解决的。因此连带着生活也越来越安分,如今每天公车上班,回家吃饭,已经一幅成家男人的模样了。虽然仍有不时的抱怨,但总体上来说,已经暂时被生活所招安,没有大变故是不能再轻易愤怒了。

但是我们三个人在多次坐而论道中,都曾经达成一个共识,就是不管怎么发牢骚怎么骂,怎么不满意当初的选择,但对于现在和未来该做什么,以便于让现实距离自己的要求更近一点,这个是都有自己的判断和行动,绝不含糊的。就像虽然各自总有拖稿,总有敷衍了事的时候,但3P的文字更新一直没有停,并且真实反映了我们自己。3P之外,谭老在认真的做他的自由撰稿人,并且尝试了几个可能的商业合作机会,与生活讲和。罗老师应征去了南开,在一个更适合的地方教书育人。我则继续艰难的应对各种狗屎选题,努力把它弄的不那么臭,让读者喜欢,并换来稿费养活老婆和房子。三个牢骚不少的男人,面对现实还都是非常努力认真的,这是我们非常自傲的事情。

所以,现实日也罢,不日也罢,都不具备太多的实际意义。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是否为此付出了努力来争取。这才是最有现实意义的。3P体现的是我们一部分的现实,但更多的现实并没有让人看到,而这部分的现实,是我们相当自以为是的。也许我们不能达成各自的目标,不过当我们进骨灰盒的那一天,我相信这句话可以做为我们三者的共同备选:这个家伙努力了很多,做到了一些事情,也有很多没做到。不过他躺进去的时候,是可以闭眼的。

阅读评论(11)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