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rAuth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5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Blog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6 [5月命题]最日的现实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21] [5月命题]最日的现实
冰河 2008-05-11 05:55

这期命题的另一个备选名称是“狗日的现实”,说实话看到这个题目的第一眼,我想起了一部的小说:《狗日的粮食》。这部由刘恒写于上个世纪的小说,可以类比的是《许三观卖血记》,或者莫言的《檀香刑》。总之都是描述在艰难残酷的生存环境面前,人性中的冷酷、自私、漠然等本性上的恶之类的。当然也有人能从中看出温暖和谐来,我并不反对,那是他的哈姆雷特,他的自由,与我无关。先哲孔老二说的好:仓禀实而知礼节。吃饱肚子是文明道德的基础,饿着肚子讲文明的人,不是没有,而且不少,不过最后活下来的多是不讲文明的人。也许正是明白这个道理,邓小平先生最终还是讲出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大实话。我们这些人如今才有可能坐在电脑前面人模狗样的扯淡,否则也许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里或者小河边忙吃食呢。保证自己的生存基础,再扯其他,这就是最基本的现实。

其实现实这个词,实在是个很暧昧的词。随着时代的进步,它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含义。比如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经验,儿时高考前谋划填报志愿,当然人人都想考清华北大,顶不济也是个人大北航之类的。这个时候师长就会语重心长的劝诫我们,“要面对现实,不要好高骛远”,其含义就是你最多就是个考北京化工的材料,别做梦往那么好的地方钻了。大学毕业前,总觉得自己学了一肚子本事,但却在各种招聘面试面前碰的头破血流,于是和一群同学坐在学校风景优美的地方,抽劣质烟喝燕京啤,恶狠狠甩下一句:这TM就是现实。等工作了,更会娴熟地运用这个词,诸如“盈利前景和现实收益”等等。如果不把“现实”这个词语的意思略微搞明白一点,不管是“日”或者“狗日”的前缀修饰,总会有人不服气,“你们这帮王八蛋有吃有喝有妞泡,还TM不满意你的现实,你要我们怎么活?”。

按照我的理解,现实这个词其实基本上只有两个对应,其一是“历史”,即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其二是“理想”,即希望发生的事情。这三个词从时间轴上分别是“过去、现在和未来”,其中历史与理想都是人力无法改变和把握的东西。因为对历史和理想的无力,所以人才对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即现实,抱有如此的信心和希望。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在意“现实”这个词与另外两个对应,在谈现实和理想的时候,我们会把过去也包括在现实内。在谈现实和过去的时候,则不自觉把“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搬出来自慰一下。所以“现实”变得那么暧昧和难以让人满意。但如果按照时间轴上的发生顺序精确定位,你就发现其实“现实”几乎不存在。上一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无能为力;下一秒的会发生什么,你只能对你感官和知识范围内的事情有一定的预期和把握,但本质上也只能干瞪眼,早些日子半夜调印花税的时候,有玩股票的朋友基本就处于这个状态。说白了,从大方向和范围来说,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走向,对过去无力,对将来无力,对现在——这一秒也无力。所以,其实这句愤愤的“狗日的现实”,其实应该说是“狗日的过去”或者“狗日的将来”。我们不满意的是过去的自己和将来的自己,因为他是那么难以让人容忍。距离我们的想象毫无契合可言,比如对股民来说,“狗日的现实”,其潜台词就是“我当初为什么不清仓,现在全给套牢了,日!”。

说到底,对现实所持的态度如何,其实是如何直面自己,或者说直面被套牢的自己的问题。也许有人说我扯淡,“你这太唯心主义了,你不存在了,现实就不存在了么?”现实当然存在,比如我死了,3P中的其他2P也会依旧活下去,股市也依旧存在,也许会更兴旺发达,但那已经与我无关了。我都死了,还要我负什么责任么?在这里我们只讨论个人的现实,至于国家和民族的现实……我们连自己的现实都一团糟,还妄想什么?先整好自己再说。

既然已经把现实搞的清楚一点,那么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如何面对的问题了。嗯,每个人的现实不同,脑子里的取舍标准也不同,因此面对的态度也不同。本质上来说,只要是自觉自愿的选择,就无可厚非。如果能始终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一以贯之地执行,那么人与“现实”的冲突就会温和许多。比如我左边的这位,虽然他瘦小枯干、做过安利、放弃了编辑部主任的职位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却也活的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但他的牢骚是3P中最少的,因为他的决心很大,敢于放弃的东西也很大,选择自然宽了不少,而且从开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选择,后果要自己承担。再看我右边的这位,虽然他课堂上仪表堂堂和台下人谈笑风生,业余时间读书看报写著作,一派学者风范,但他内心的愤怒实际却是最多的。因为他实际的社会地位最高,身处的环境就需要更多的勾心斗角,见到了更多文化下的肮脏,因此他的选择余地要小很多。取舍之下,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选择最贴近自己的那种,所以我看到罗老师愤怒的写下“忍者掏出了他的神龟”时,不禁笑倒在电脑前。我等不是见不到有人掏出神龟,关键是不用如他这般整天面对这种把着神龟四处晃荡的伪牛人,其生活痛苦可想而知。至于我自己,当年的愤怒是很多的,虽然和谭老是同事,但他关注技术更多,我关注整体更多,而且职业上的分工让我不得不主动探询更多表面背后的原因,因此早年的文字总有一种火气,这是年轻的表现,我也不想失去他。但随后我慢慢找到的记者需要的职业定位,就是“探询和记录”,尽量多的把事情的全部公诸于众,但公众的反应如何,这个事情的答案在哪里,不是我等个人能解决的。因此连带着生活也越来越安分,如今每天公车上班,回家吃饭,已经一幅成家男人的模样了。虽然仍有不时的抱怨,但总体上来说,已经暂时被生活所招安,没有大变故是不能再轻易愤怒了。

但是我们三个人在多次坐而论道中,都曾经达成一个共识,就是不管怎么发牢骚怎么骂,怎么不满意当初的选择,但对于现在和未来该做什么,以便于让现实距离自己的要求更近一点,这个是都有自己的判断和行动,绝不含糊的。就像虽然各自总有拖稿,总有敷衍了事的时候,但3P的文字更新一直没有停,并且真实反映了我们自己。3P之外,谭老在认真的做他的自由撰稿人,并且尝试了几个可能的商业合作机会,与生活讲和。罗老师应征去了南开,在一个更适合的地方教书育人。我则继续艰难的应对各种狗屎选题,努力把它弄的不那么臭,让读者喜欢,并换来稿费养活老婆和房子。三个牢骚不少的男人,面对现实还都是非常努力认真的,这是我们非常自傲的事情。

所以,现实日也罢,不日也罢,都不具备太多的实际意义。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是否为此付出了努力来争取。这才是最有现实意义的。3P体现的是我们一部分的现实,但更多的现实并没有让人看到,而这部分的现实,是我们相当自以为是的。也许我们不能达成各自的目标,不过当我们进骨灰盒的那一天,我相信这句话可以做为我们三者的共同备选:这个家伙努力了很多,做到了一些事情,也有很多没做到。不过他躺进去的时候,是可以闭眼的。


11条评论:

◇ 亭山樵者 2008-05-17 18:11 #11
Re #10
嗯,赞同恶魔的说法,这也是广大软迷的共同愿望吧。还有,冰河不安份这事,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做人要厚道……嘻嘻嘻

◇ 恶魔 2008-05-17 14:28 #10
RE:8#:首先感谢你给我的回复,也赞许你的文笔和看问题的深度,但可能是我逻辑混乱了,我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所说的“率直”,并不是指满嘴脑残和三字经的冰河,而是希望冰河能更深入的反映一些读者关心的问题。冰河说:“只要写作之前能尽量保持客观中立冷静,那么文字就会耐得住大众的考验”,但我始终觉得,大众和大软的受众是完全的两个概念,大软的读者不是陈天桥,不是朱骏,不是太平洋和神舟电脑,也不是街头随便找来的路人甲路人乙,大软的读者是广大的年轻的IT界的“消费者”,作为消费者,他们需要的是媒体最客观,最真实的反映他们所关心的事:他们把大软当成一面IT界的天平,他们用他们的自己的方式在信任和督促大软,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许把写作的角度更靠近读者会有更好的效果:如果记者像上帝一样,站在一个制高点冷静的看待世间发生的一切,那读者就未必能接受了。那正如这次冰河和生铁做的关于NGA的专题,我希望不会是仅仅浅尝辄止的以记叙的方式告诉读者发生了什么,如果大软不能告诉我比百度和谷歌上能找到的更多的东西,那我需要重新考虑我选择大软的理由

好像扯的有点远,但总算也是对冰河的一点期望,顺便偷偷说一句:冰河在编辑部的表现,好像没有亭山樵者想象的那么乖,嘿嘿~

◇ 亭山樵者 2008-05-17 13:28 #9
更正下,我在八楼的回复是回复7楼滴,早上急,成回复自己的了。呵呵

◇ 亭山樵者 2008-05-17 08:13 #8
Re #6:作为记者的冰河,从大里讲,有他的职业道德需要遵守滴。客观平实,还原真相,才是记者得本分。对啥事都指手画脚的叫“评论家”;破口大骂特立独行指谁灭谁的那是“王朔”;一桌一人一枕木一扇一壶茶一身长衫的那是说书的;要是见谁咬谁就叫疯狗;看谁不顺眼就喷谁口水的叫泼妇;谁给了钱就替谁顶自个灭仇家的,要是武灭,那叫杀手,要文灭,那叫枪手;只有客观评说,冷静分析阐述自己观点的那才叫记者。
往小里讲,大软诸编俄不会允许冰河开口闭口三字经啊,所以偶们的冰河大人有时会在记者的路上感到“便秘”吧。
呵呵,开玩笑了。不过这就是理所在了。作为一个优秀的记者,就必须有策划的激情,追踪事实的热情,客观评说的冷静,淬了火的剑才能降妖除魔啊~~!

◇ 恶魔 2008-05-17 00:54 #7
不知是不是错觉,冰河在杂志的言论远没有在3P上的有魄力,也许是技术类杂志不需要过多的主观意识,也许读者不能接受冰河一口一个T~M~D,但还是希望在大软看到最率直的冰河

虽然不是文学青年,对人生也没什么觉悟,但我会继续关注这里,继续等待采访冰河的机会~

◇ 亭山樵者 2008-05-12 18:28 #6
靠,今天才发现,人再现实也没上帝现实,这地震震的,半个中国啊~~!

◇ 亭山樵者 2008-05-11 12:16 #5
呵呵,强的是萨特和鲁迅这样的人。这些猛士都已经把咱们这些俗人的苦恼看透了。

另:我认为3P的确是个好地方。不管是自爆,还是探讨,都是在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进行的,顾虑很少,则更贴近真实,也更有可能摩擦出火花。
毕竟,在古代,无论东西方,哲学都是以一种闲适的谈话形式存在的,古希腊的苏格拉底,中国的孔子,都是如此。希望3P能继续P下去。

◇ 罗兰 2008-05-11 11:18 #4
冰河的文章又读了一遍,品出一些细节,有趣有趣。

亭山的回帖实在是强!

◇ 亭山樵者 2008-05-11 11:09 #3
“从开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选择,后果要自己承担。”
这和存在主义的一些说法不谋而合:个体具有选择的自由,一旦做出选择,就必须承担选择的责任。
选择前需要思考这样选择的意义,选择后需要平和的心态。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老先生的这句话,在没有白色恐怖的今天,依然值得我们去深思。

◇ 罗兰 2008-05-11 07:58 #2
我早就很清楚,冰河应该去读博士做研究,你的比较用得非常到位,这是社会科学的方法论起点。
学校里的笨蛋们训练了一辈子都还沾不到一丁点你这样的洞察力(insight)。

另外,一不小心竟感觉这篇文章好像是我写的风格。总之,我隐约觉得冰河的文章在保持他特有的趣味性和笔力的同时,结构也越来越匀称了,越来越有前后呼应了。看来3p的命题作文体系很有意思,相互的交流与碰撞会有不断的新东西冒出来。

◇ 冰河 2008-05-11 05:57 #1
夜半断粮了,没地方买烟,所以后半部分写的不是很清楚畅快。若有不同意见,比如对我们三人“伪生活哲人”的嘴脸不满,尽可声讨。真理越辩越明,何况我们说的还不是真理呢。

添加评论: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

本博客最新日志:

本博客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