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rAuth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5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Blog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6 视角 - Thinkingin: 3P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128] 视角
谭湘源 2012-05-01 07:05

在家里待的最后一夜居然各种难入眠。国道上来往的车辆,无数次划破夜里的寂静。这次来到家里,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妈妈说的一句:“那里的天蓝得可怕。”

她说的是西藏。她进藏的时候已经三十出头,但是没有电视,没有听过也不曾见过污染,没有人会有想法把那片蓝天当作珍宝。西藏从蛮荒之地变成小资朝拜圣地,让我们感谢人类征服自然的技术进步。

我还打听到了几件出乎意料的事情。事情之一是妈妈从来没有过拖延症,我问她家务活一周做一次,和一两天做一次有什么区别,她说一周做一次看不惯。事情之二是当年她在湖南老家带孩子,老谭两年从西藏回一次家,两个人白天一个出工一个家里休假带孩子,晚上做完活后除了继续造孩子,也互相没什么交流;妈妈不会说在家的辛苦,老谭也不讲西藏生活的各种细节。我问,你们岂不是会觉得陌生,妈妈说那时没这种想法。事情之三是老谭做事颇为小心,没有定下的事情绝对不透露口风,连计划也不会说一声。

如此所导致的情形是,母亲一心一意只好把当时的那个旧屋越做越好,按计划有步骤地修整地板和四围的墙壁,往屋里添加新家具。突然有一天,老谭说,我要带你和两个儿子去西藏。既然户口已经办好,工作也已经安排好,大事已定且好得不能再好,于是收拾行李上路。

在西安等飞机等了二十天,西安的神医果断治好了我缺钙彻夜啼哭的毛病;飞至格尔木转机,不知已有高原反应,我们三个只知道吃东西就吐(老谭真心是个把话全堵在心里的人)。 第二天终于到了3700米海拔的拉萨。“到处是牛粪和马粪,人们穿的衣服估计从没有开过‘水斋’,牛皮一样厚。到处都可以随便撒尿,每个地方都是酥油味混着尿骚味”。

老谭是日射手,妈妈是月射手,射手常有远走的偏好。于是我死板地问过他们,你们去西藏觉得兴奋不。“那里的天蓝得可怕。”这样的回答真让我恨自己幼稚。妈妈说三年之后出藏,她155cm的身高,体重只有60斤。

从现在的视角,爸妈的抽离与觉察能力显然不够,这样的曲折的生活没有留下可资总结的哲学(让我一贯追求意义的想法去死……)。唯觉得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接受,与搏斗。


5条评论:

◇ 格格 2013-11-21 05:55 #5
很久沒看到你了,有空上google hangout聊聊

◇ 小宇宙 2012-05-31 11:42 #4
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接受与搏斗

◇ merlinpinkstaff 2012-05-20 01:38 #3
这文写得好。

◇ 巫小仙 2012-05-01 14:04 #2
  楼上是K宝撒?
  K说的不一样,我觉得或许差别在于,前者是必要的,就像人面对野兽的威胁,这种战斗里有一种搏动的原初力量,是在生存线上的东西,简明却不简单;而我们的搏斗却多是声嘶力竭拖泥带水的自我消耗……

◇ K 2012-05-01 12:20 #1
五一前一周回家,又听外婆讲故事,从前的事。
从前的人尺度真心大,随便一件事情都能在天涯八卦、水木家版上个十大,但他们也就这么淡淡过去了。
“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接受,与搏斗。”
且这种搏斗跟我们现在所谓的搏斗完全不是一回事。怎么不一样呢,我也说不好。就是觉得他们很厉害,我们有点色厉内荏吧。

添加评论: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

本博客最新日志:

本博客最新评论: